您的位置:主页 > 管家婆一句话赢大钱034期 > 领航者:让《纽约时报》扭亏为盈的传奇人物 说出做领导的关键品

领航者:让《纽约时报》扭亏为盈的传奇人物 说出做领导的关键品

发布日期:2019-11-09 00:49   来源:未知   阅读:

  纽约时报从十九世纪开始,经过160多年的风雨飘摇,至今这份报纸的影响力仍然遍及全球。

  如今传统媒体行业被视作夕阳行业。有一个人却成功带领BBC进行了全媒体和数字化的转型;在来到《纽约时报》的第二年又把这份报纸扭亏为盈,成功进行了数字化转型,让业务发展蒸蒸日上。

  汤普森认为,要利用好当下,首先应该把互联网和这个新的数字时代看作是机遇。互联网让媒体能触及世界每个角落的受众,让媒体用全新的方式来讲故事,提供全新的解决问题的手段。

  “我认为许多媒体同仁把它视为问题,这是不对的心态。”虽然很多人都对这个未曾经历过的时代感到担忧,汤普森却认为任何商业转型都是困难的,“就拿纽约时报来说,它本来不过是一份服务于曼哈顿的地方报纸。现在我们有遍及全球的1.5亿读者。虽然这个过程充满挑战,要渡过许多艰难时刻,要做出许多牺牲,但实际上正是数字时代促使我们成为了全球性的报纸。”

  如今无论是纸质还是线上,纽约时报接近三分之二的收入来自订阅,只有三分之一来自广告收入。汤普森认为,如果依靠广告销售收入,可以覆盖到更多的受众,采纳了订阅模式后就只有一小部分付费的使用者能读到,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减小了报纸的影响力,要吸引人订阅也变得更困难。这是一些同行陷入的恶性循环。

  因此,纽约时报使用的模式是让人们可以免费看一些内容,透过这种方式让人们逐渐想要读越来越多纽约时报的内容,最终变成订阅者。

  目前,读者在每个设备的每个浏览器上可以免费看五篇文章,因此每个人大概可以免费看十到二十篇文章。“我们每月有1.4亿的浏览人次和450万订阅者,所以有一亿三千五百五十万的人在免费阅读。”汤普森希望通过这种方式保持开放,在保持影响力的同时也让一些非常忠实的读者变成订阅者,“这是我们的做法,目前看起来效果不错。”

  谈起纸媒的前景,汤普森认为纸媒的收入前景越来越差,作为一种渠道终将被取代,“如果有一天纸质报纸这个平台持续亏损,我们就会停止印刷报纸。对纽约时报来说,也许还有15年或更长的时间。”

  但我们在谈话中都强调,不能从纯经济的层面去探讨传媒业的现状,因为传媒业有关公众利益,输出正面的外部效应,新闻的受众既是公民也是消费者。

  汤普森担心,当把新闻受众当做是消费者在经济上行不通时,作为公民,受众会面临很大损失,“因为没有记者去提出尴尬的问题,去对这个城市的各个体系进行监督,权力制衡可能会失效。”竞争减少还意味着消费者的选择减少,媒体的多样性下降。

  创新总是艰难的,但是汤普森却给BBC和纽约时报这些拥有悠久历史和很大惯性的老牌传统媒体公司带来了很多创新和变革。

  对此,汤普森不客气地指出,虽然很多CEO也认为创新是企业发展的动力,但很多时候,CEO们往往成为了创新最大的阻碍,或说严重点,“很多CEO实际上是在扼杀创新。”“这很可悲,因为他们真心觉得他们在推广创新,但是实际上他们是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扼杀了创新,”因为他们总是带着自己的观点去强力推行,而没有去倾听大家的意见。

  尽管在媒体行业中身经百战,汤普森仍然认为自己不一定比年轻人更有想法,或想法更有价值。他拥有非常清晰的自我意识,理念就是给创新让路,挖掘有潜力的人才,把他们放在对的位置上,给他们创造一个宽松的环境,让创新自下而上地萌发。“即使那些想法听起来有点疯狂,你无法理解,也要给他们机会去尝试,因为他们可能是对的而你是错的,他们可能比你年轻很多,可能比我们离受众更近,可能更能适应数字时代和科技。”在这个过程中,汤普森坚持“忍住不发话”,放手让员工去做,创造一个让他们去创造的环境。

  他相信每个组织都已经有这些有激情有创意的人存在,只是被一直压抑着。因此领导者要去解锁一些被封印住的有才华的人,而不是强加一些自己的想法。“要保护能创新的人不受组织其他人的影响,不能让机构性的免疫系统杀死了这些创新细胞。”

  就在绝大多数的新闻媒体进行紧缩裁员之时,纽约时报却反其道而行,坚持加大投入创作优质的原创内容,而他认为长篇报导是报纸最好的产品。自从他上任以来,增加了几百名新闻工作者,现在拥有1600位新闻工作者,史上最多。这在传统媒体业里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但这其中其实包含着一条永恒不变的简单商业原理,就是投资人才。汤普森认为投资到最好的人才上才能带来最好的产品。汤普森觉得,越是在这种艰难的时刻,越是要相信你的员工,去投资在他们身上,“我们把这个看成是投资而不是成本,一点一滴地投入到高品质新闻中,让它成为一个成功的事业。”

  如今短视频变得越来越受欢迎,但汤普森却认为这不是一门好生意。“因为短视频都是免费的,大多数都是靠广告收入,且短视频是为了消磨时光出现的,观众很难从中学到什么。”

  尽管汤普森认为在未来,娱乐性很强、非常通俗的以简短的内容形式存在的东西绝对有其生存空间,但是大众对高品质的内容的需求也很强。而他觉得大部份西方媒体是夹在中间。“既不短小有趣,又没有足够高的品质让人不得不看,这种媒体就是岌岌可危的。”

  在当今碎片化阅读的时代,大家都带有自己的偏见在阅读和写作,而许多受众想要的也是观点,而不是客观报导。对此,汤普森笑称自己是一个批判性的现实主义者,“我承认我们作为人类免不了有偏见,”但他始终坚持作为一个记者,要竭尽全力找出真相,虽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努力都会失败,人无完人,但要尽可能去尝试做到。

  在汤普森看来,现在的政治环境非常不健康,将事实和意见混为一谈,人们不想基于事实和证据去发表看法或为他们的观点提供可以支持的数据,而是认为他们感受到的就是真实的。简单、愤怒的讯息相比传统的技术官僚所说的话更有吸引力,因为没有多少人愿意坐下来慢慢理解问题的复杂性。

  然而也正因为如此,汤普森认为像纽约时报这样的严肃新闻机构的使命就是坚持阐述问题的复杂性,也希望读者能够阅读不同的新闻源,读到通过别的角度去解读这个世界的看法,然后试着作出自己的判断,了解最接近真相的情况。“我们不需要盲目信任我们的读者,我们需要有批判性的读者,我们希望读者能指出我们什么地方的报道错了,”而他相信,这样能使他们和读者之间建立更紧密的关系。

  科技平台可以加大对新闻内容的传播和扩大影响力,但是与此同时,互联网巨头的加入和人工智能算法又对新闻内容的生产和选择带来挑战。现在谷歌、脸书和苹果都进入了新闻领域,提供更便宜、方便、从某种程度上说也比较安全的服务(比如说Apple News+不收集使用者资料)。

  然而汤普森坚称自己在经营一种基于关系的商业,“你读一个新闻源后就会习惯这个新闻源,有时你甚至会记得记者的名字,你会知道这个媒体的成见和口味,然后这个关系随着时间会越来越深。”这不同于科技公司现在做的,把不同的新闻源打散了,然后组成一个大拼盘送上。

  如今许多媒体都采用算法选取新闻,但汤普森觉得一日中最重要的新闻还是应该由人工来决定,因为新闻是建立在对认可的人或机构的信任之上的,“如果你不同意,你可以写信给记者,如果你觉得纽约时报报导错了,你甚至可以起诉记者或者纽约时报。” 人们也可以在这个“媒体市场”(marketplace)中,根据自己的需要选择多样性的新闻来源去阅读。而现在科技公司的一个特点就是这些算法是不透明的,我们不知道这些新闻是怎么被选出来的,是根据什么顺序选出的,从哪里来的,等等。

  另一个问题在于,算法是根据一个人过去的浏览行为和兴趣来决定给你展示什么内容,但已经有大量的人在看同一种内容,这样会导致人们的选择变少,视野变窄。

  如今纽约时报积极跟各大线上平台合作,但汤普森强调,合作并不代表唯命是从,对对方提出的所有要求都照收不误,一些涉及自己核心价值观的东西要坚决保留,和读者之间长久以来建立的密切关系也不会割舍。但他力求找到一种共存和共同发展的方式。

  “我希望这些科技大公司能参与到讨论中,共同寻求解决方案,而不是仅仅拆分大公司,因为这些科技大公司其实是西方世界经济增长的发动机。我希望有一天我们的政府、我们的监管者和这些大公司之间能有建设性的对话,像我们这样小点的公司,还有公众一起找出一条共存之道。”

------分隔线----------------------------